中国电影不能容忍操纵票房来收买舆论的“异常”成功

中国电影不能容忍操纵票房来收买舆论的“异常”成功

操纵票房,收买舆论,视观众利益为粪土,视媒体监督为虚无,视国家法律为儿戏。

中国电影的“异常”成功是不能容忍的!

如果票房可以经营,舆论可以收买,中国电影的成功难道不会彻底改变吗?如果欺诈能够成功,它会给那些沉浸在创作中的电影制作人带来多大的伤害?这对整个中国电影业的生态有多大损害?然而,这些不光彩的行为可以大张旗鼓地公之于众,这也表明中国电影界的一些人已经到了“病态”被视为“正常”来表现自己价值观的地步,对错、美丑的界限被颠倒了。

《英雄本色2018》导演丁胜和电影制作人之一北京京溪文化最近质疑电影推广人霍尔果斯青年轻电影的说法。外界有幸看到了巨额的宣传费用和门票补贴费用。数字的模糊性不仅让人感觉到宣传的混乱,也开始质疑中国电影的虚假湿度。难怪一些媒体把这比作一些中国电影公司的“遮羞布”。

《英雄本色2018》于今年1月18日发布。到二月底,这部电影的票房收入已经达到6330万元。这部电影的声誉确实非常普遍。与电影报道的上亿投资相比,这个结果实在令人沮丧。结果,导演丁晟带头发出公开信,询问“霍尔果斯青年灯光电影”的2700万宣传费用和1000万门票补贴是如何支出的。

作为回应,“轻松”的回应没有让步。不好的票房不是宣传的原因,而是与电影的质量有关,产生了影射。这一回答确实在宣传圈引起了一些共鸣。毕竟,宣传中充斥着糟糕的电影并不罕见,丁晟也不为客票增刊的宣传感到骄傲。结果,这一轮在两轮之间打成平局。当时,《后来的我们》正在经历退款潮。关于这个问题的声音很快平息了。

几天后,其中一个制作人“北京京溪文化”又采取了另一个行动,直接向“霍尔果斯青年轻电影”发出信息,解释3700万元花在了哪里。它还列出了一些详细的费用,并把通常保密的内容放在柜台上,这样人们就可以看到一部电影上映前会花多少钱,以及这笔钱如何被用来“购买”高票房,例如,新媒体153万元,票房补贴1000万元。

虽然电影的艺术属性已经让位于娱乐时代的商业属性,但外界对它们仍有一些美好的幻想。即使偶尔会有丑闻,他们也会认为是这样。然而,《英雄本色2018》会计的闹剧真的摧毁了一些电影制作人和电影公司的尊严,展示了赤裸裸的金钱效应,以及与电影质量无关的一切如何决定电影的命运。

让我们把双方之间的一堆账目留给他们自己吧。就问一下1000万美元的钞票补编吧:“钞票补编”受到业界和管理层的批评,已经成为一种必不可少的宣传模式,成为一种高调的做法。

人们对新媒体或自我媒体舆论的推广并不陌生。目前,许多新媒体和自我媒体已经成为习惯性口碑、习惯性掌声和花钱表扬的“批发场所”。然而,真正的评论和客观评价可能已经落入这些雇佣军“新媒体”或自我媒体企业的手中。

我们必须问,如果票房可以经营,舆论可以收买,中国电影的“成功理论”难道不会彻底改变吗?如果欺诈能够成功,它会给那些沉浸在创作中的电影制作人带来多大的伤害?这对整个中国电影业的生态有多大损害?然而,这些可耻的行为可以大张旗鼓地公之于众,这也显示出中国电影界有些人已经到了视“病态”为“正常”的地步,颠倒了是非、美丑的界限。

因此,这种“糊涂的叙述”有其必然性,因为这件事本身的规范性和规律性是值得怀疑的。如果在利益分配上没有争议,双方可能仍然会享受这种乐趣

近年来,电影界的热点经常出现“鬼域”、“票房注入”和“恶意锁定”等话题。然而,这些暴露事件的消失最终导致越来越多的虚假行为。最初与创作相关的电影突然变成混乱的地方,充满混乱和污秽。

有些电影制作人已经忘记了——。当他们仅存的艺术良知被分割时,他们剩下的电影只是空壳,它们将不可避免地成为资本的傀儡,成为简单的赚钱机器。

这一次,《英雄本色2018》的争论再次见证了电影神圣感的崩溃。这也不是一件坏事。观众只有在认识到电影中的一些“本质”后,才会有更多的判断力,并对各种困惑和欺骗保持警觉。这就是所谓的“流泪更健康”。只有真相被揭露后,电影的尊严才会被重建。

温/我们的记者小杨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jmydajing.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